爱情不分国界,不分种族,不分阶级,不分年龄,甚至不分性别,两个人只要不违背道德,真心相爱,就可以跨过一切障碍,白头偕老。

在英国,提起时髦和时尚,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在时尚界披荆斩棘,身披荣光,被西方称作“朋克教母”,被东方称为“西太后”的维维安·韦斯特伍德。

1941年,维维安出生于英格兰南部的一个小镇的贫穷的普通工人家庭,尽管家庭并不富裕,但却有一个幸福的童年,维维安从小就是个聪颖过人的小姑娘。

维维安成绩优异,中学时期经常拿到奖学金,虽然去了哈罗艺术学校学了一个学期的金银首饰设计,但当时她的梦想却是当一名教师。

维维安为了进师资培训大学,她先是去了柯达工厂赚钱,赚到了钱之后转院学习并如愿当上了一名教师,她说“我能一边教书一边画画”。

就是在当老师的期间,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英国姑娘遇到了她的第一任丈夫,一个看起来也是平平无奇的工厂工人克·韦斯特伍德。

两个年轻人相识相知并很快陷入了爱情的漩涡,1962年,维维安,这个21岁的年轻姑娘穿着自己亲手设计的婚纱,嫁给了克·韦斯特伍德,同时也拥有了丈夫的姓氏。

婚后不久,他们的爱情的结晶,维维安的大儿子本杰明出生了,这段看似幸福的婚姻很快受到了考验。

英国是一个极重礼仪的绅士的国家,韦斯特伍德有着非常典型的传统思想,他希望作为妻子的维维安能温顺贤淑地在家相夫教子,而不是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打工。

与丈夫刚好相反,维维安是疯狂的朋克爱好者,经常一身潮流一线的摇滚服装,这些独特又奇怪的衣服让薇薇安看到了不一样的自己,三观不和的夫妻俩不断地发生矛盾最终选择离婚。

在1965年与第一任丈夫离婚之后,维维安很快通过弟弟认识了她的第二任丈夫摇滚歌手马尔科姆·麦克拉伦。

他们两个的相识就像是两股热烈的电流,在疯狂地奔跑中激烈相撞,爆发出炽热的火花。

麦克拉伦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学霸,除了给维维安作为服装设计师最需要的激情与灵感,还用自己的奖学金帮助这位妻子。

维维安的活泼热情也为麦克拉伦枯燥无味的生活注入了新鲜血液,他们两个互相帮助,相互鼓励,亦师亦友。

因为两人有同样的爱好,她们攒钱开了当时第一家朋克风格的服装店,刚开始,入行不久的微微安只是给才华横溢的麦克拉伦打打下手。

他们的饥饿营销模式也很成功,每天只在半夜开店两个小时,让那些年轻的,追求疯狂潮流的狂热的摇滚朋克青年排队到半夜抢购。

维维安十分聪明,没过多久,她对摇滚的热爱、对朋克风格的狂热以及自己女性视角对时尚潮流的理解让她很快迸发出激流一般的灵感。

她使摇滚有了典型的外表,撕开的衣服,挖洞的T恤,加上金属挂链,这些设计一直影响并引领摇滚风的潮流。

麦克拉伦和维维安被这些对摇滚朋克疯狂的青年男女称为“朋克教父”“朋克教母”。

好景不长,麦克拉伦看着日渐优秀的妻子,想到备受打击不被理解的自己,心里逐渐产生了不平衡。

为了发泄这种不平衡,他频频对维维安家暴,冷暴力,维维安虽然感激亦师亦友的麦克拉伦也受不了这段充满失望,受到伤害的婚姻,最终选择了结束。

离了婚的维维安就像挣脱了线的风筝,展翼翱翔的雄鹰,摆脱了这段失败的婚姻,她得到了极大的自由。

她的设计师生涯就像开了挂一样,或者说她终于有了能力,也有了自己的时间来 创作作品。

虽然还是有很多人没法接受这样性感的服装,但在这样一个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物欲横流的时代,普通的衣服已经无法满足那些追求摇滚,追求朋克精神的狂热青年,他们需要的是有灵魂,有精神的衣服。

维维安会把她的炽热的灵魂和情感投入到她的设计里,她的设计极有美感和灵气,她的服装里有她的灵魂和人生。

一件有温度的衣服总是能够带来更多人的共鸣,她的设计甚至传到东方,在东方国家也有一群狂热追求她设计的粉丝,他们为了表达对维维安的喜爱,称维维安为“西太后”。

维维安毫无疑问是一位自学成才的典范,在她披荆斩棘,波澜壮阔的50岁这一年,她遇见了能与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男人。

你能接受一个比自己小了25岁的男人的追求吗?或者你的家人能祝福你和一个小自己25岁的男人结婚吗?

在东方国家,这可能是基本上不会被祝福的爱情,但是在爱情至上的西方主义国家里,爱情不分国界,不分种族,当然也无关年龄。

25岁的安德里亚斯·克朗特勒是维维安时尚课的一个学生,这个年轻的男人听了她第一节课就对维维安一见钟情。

疯狂地爱上了这个充满自信,潮流的女人,对她展开了狂热的追求,已经五十岁的维维安在安德里亚斯·克朗特勒身上感受到了很久未有过的激情和新的灵感。

很快,她也无法自拔地爱上了这个热情的小伙子,就这样,他们丝毫不顾及世人的眼光,于1992年牵手进入了婚姻的殿堂,50岁的维维安嫁给了25岁的安德里亚斯。

维维安的一生在人们眼中是疯狂的,勇敢的,令人惊叹的,也是成功的,她的自由,纯粹和狂热令人神往,也正是她的疯狂成就了她的人生。

如今,维维安80多岁的高龄依旧做着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参加各种各样的时尚活动,活跃在自己喜欢的世界,永远是那个璀璨的太阳。